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评剧《珍珠衫》剧本

2015-10-1 19:04| 发布者: 玉霜| 查看: 7538| 评论: 0

摘要: 评剧《珍珠衫》剧本 天津评剧院修改本
评剧《珍珠衫》剧本 天津评剧院修改本
评剧《珍珠衫》剧本
天津评剧院修改本
 
第一场 赠 衫
          〔罗德家。
          〔晴云、暖雪引王三巧上。
王三巧(唱)丈夫经商离原郡,
              常年在外夫妻离分。
            幸遇陈商成知己,
              朝夕相处情意深。
            几日与君不相聚,
              食不甘味少精神。
          〔陈商暗上,登楼。
王三巧(谛听,唱)
            猛然听得楼梯响,
              兴冲冲迎接意中人。
        陈郎请坐。
陈 商 有坐。
        〔王三巧示意晴云暖雪,二人会意一笑走下。
王三巧 相公为何今晚才来,前几日往哪里而去?
陈 商 娘于非知,连日市上买货,又去雇船,未来与娘子相
        会,请娘子莫怪。
王三巧 你在船为何?
陈 商 唉!目下你我就要分别了!
王三巧(一怔)陈郎为何说出此话?
陈 商 我家中尚有帐目未结,只有妻子一人在家难以支应
          故尔明日要登程归家。
王三巧(惊异)哦!
        (唱)听说陈郎要回原郡,
            低头不语暗沉吟。
            茶呆呆手托香腮长叹气,
              直楞楞凝神定睛望郎君。
            扑籁籁眼泪儿好似珍珠滚,
            悲切切叫了声陈郎呀,你好狠心!
陈 商 娘子,你怎出此言哪!
王三巧(唱)咱二人偷香窃玉有半载,
            奴对你情深意重敬如宾。
            三巧我,冰玉之体遭折损,
            鲜叶灵芝被你一口吞。
            害的奴、残花败柳失了廉耻,
            忘记了家训自甘沉沦。
            实指望相爱日久多亲多近,
            胜似那结发夫妻永不离分。
            谁承想,明日登舟回原郡,
            抛下奴,孤床寡宿谁是知心人!
            你到家,比目鱼儿成双对,
            我好似孤雁单飞失了群。
            看起来客席不如家常宴,
            借人的衣服不能久着身。
陈 商 娘子!
        (唱)见娘子悲戚戚又怨又恨,
            凑近前亲切切用话儿温存。(为王。巧拭泪)
            咱二人一往情深心心相印,
            陈商我今生今世不负心。
            只因为家中事多催得紧,
            并非是喜新厌旧另觅佳人。
            我多则去上三个月,
            归来时再与娘子把旧情重温。
王三巧(唱)但愿陈郎不失信,
            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陈郎既然执意要归,但求你将随身之物留下一件,做
        个信物,见物如见郎君。
陈 商 我今日来的慌疏,只带玉石斑指一枚赠与娘于。
王三巧(接)陈郎是你等着。(转身取衫)这是我传家之宝珍珠
        。衫,送与郎君略表寸心。
陈 商(接)多谢娘子!
王三马 传我吩咐丫环整治酒席,与邮君饯行。
陈 商 有劳娘于费心!
王三巧 正是:只叹恩爱难长久,
陈 海 绵绵情意索心头。
          [同下。
          C闭二幕。
              第二场 观 衫
          〔苏州酒店。
          〔陈商上。
陈 商(念)他乡遇知己,宴请同路人。
          〔店伙上
店 伙 禀陈爷,罗大官人请到。
陈 商 有请!
          C罗德上。
陈 商 罗兄请坐。
罗 德 陈兄备帖相邀为了何事?
陈 商 你我皆是客商,同居此店。弟见见为人豁达,有意相
        交,故尔请兄光临小酌几杯。
罗 德 小弟承情!
陈 商 摆酒!
          〔店伙摆酒。
陈 商 罗兄请饮!
罗 德 陈兄请!(—人对饮,陈商支楼窗)
陈 商(唱)支起楼窗高卷帘,
            满心欢悦与兄攀谈。
            问罗兄贯走哪省与哪县?
            在外贸易有几年?
罗 德 陈兄哪!
        (唱)当年随父走两广,
            湖南湖北带四川。
              不幸家父早辞世,
              抛我一人甚孤单。
              仍然贸易故地往返,
              小弟我今年痴长二十三。
              问陈兄双亲在堂昆仲几位?
              贸易惯走哪一边?
陈 商(唱)父母下世无昆仲,
            只有贱内守家园。
            我今痴长二十四,
            襄阳府贸易走动多年。
              这一趟走的是枣阳县,
              一年有半未回还。
          (夹白)好热的天哪!
        (唱)酷暑难熬汗洗面,
            罗兄哪,何妨宽去身上长衫。
罗 德 弟不觉炎热。
陈 商(唱)恕弟放纵失礼仪。
            返身宽衣顿觉舒坦。(脱去外衣露出珍珠衫)
罗 德(见衫惊诧)啊!
        (唱)手捧酒杯留神观,
            见他内套珍珠衫。
            此衫是我传家宝,
            为何落在他身边?
            他言说,贸易贯走枣阳县,
            莫非说王氏与他有纠缠?
            又想到,王氏素来重廉耻,
            焉能够举止轻浮卖弄姿颜。
              莫非说珍珠衫他家也有?
              真相不明腴解疑团。
              问陈见此衫何处买?
              稀世之宝令人目眩。
陈 商 岁兄间的是这件汗衫?
多 德 正是。
陈 商 我的岁兄呀!
          (唱)岁兄若问珍珠衫,
              提将起来有根源。
            小弟贸易到贵县,
              各所安离在东关。
              在街中,有一家大户本姓蒋……
岁 德 蒋什么?
陈 商 (唱)蒋兴哥贸易未在家园。
            家抛他妻王三巧……
岁 德 此人你怎么知晓?
陈 商(唱)我二人密室份情逾半年。
罗 德(惊)啊!你们是怎么到在一处的呢?
陈 商(唱)多亏了卖珠花的薛婆一了,
            她在当中把线牵。
            我与三巧如胶似感情怠维维,
            她赠我祖传之宝珍珠衫。
            临分别抱头痛哭泪洗面,
            亲切切嘱咐我早去早还。
            罗尼如若回故里,
            弟有一事把兄坝。,
            代我探望王三万。
            就说我思旧情魂不守舍夜难成眠。(哭泣)
罗 德(气极)
        (唱)听陈商道真情不顾脸面,
            我如同芒刺在背坐针毡。
              强做镇静假应允,
            难压住一腔怒火往上窜。
            恨陈商行为不端毁人家眷,
            骂贱人寡廉鲜耻令人心寒。
            我蒋门世代经商为人良善,
            这一桩丑闻难免外传。
            恐露怨声勉强做笑脸,
        (苦笑)陈兄呀,哈哈哈!
        (唱)陈兄的口情定代传。
            多有叨扰告辞回转,
              明日早起我要开船。
        小弟告辞。
陈 商 慢怠呀,慢怠。
罗 德 好说。(下)
陈 商 请!这真是:酒逢知己千怀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好
          朋友!
          (下)
          [二幕闭。
第三场 归家
          〔二幕外。
罗 德(内声)气煞我也!(匆匆上)
          (唱)在酒楼听陈商口吐秽语,
              犹如同晴天霹雳当头击。
              王三巧败家风名声扫地,
              蒋兴哥愧对先祖受人愚。
              急匆匆登舟归故里,
              当机立断收拾残局。(下)
        〔二幕启。罗德家。
          〔晴云、暖雪引王三巧上。
王三巧(唱)陈郎一别无踪影,
              黯然魂销盼重逢。
          〔罗德暗上。
王三巧(唱)又听得楼梯响心中高兴……
          〔王三巧出门与罗德碰面。
王三巧,。。。。猛然间见丈大又喜义惊。
右一Z(同唱)摆江风*上上不易志上”
罗 德”-‘『”’猛然间见三巧强带笑容。
王三巧(窘状)原来是官人回来了,官人快快请坐。
岁 德 恩爱大妻,何必多礼。
王三巧 官人一路多受风霜劳乱
罗 德 多蒙娘子惦念,为夫出外二:载有余,家中之事有劳贤_
          妻。
王三巧 妾身理当操劳。
罗 德 抛你一人在家,孤床寡宿,多受冷清了!
王三巧 官人在外也多受寂寞。丫环,吩咐厨下整治酒宴,与
        你家爷爷接风。
罗 德 慢着!我从岳父家中而来,已然用过酒饭。
王三巧 我爹娘可好?
罗 德 不是娘子提起我倒忘E己了,他二老俱已病卧在床。
王三巧(惊)爹娘身体不爽,为何也不派人前来送信。
罗 德 他二老言道,为夫不在家中,恐你不能脱身,因而未
        派人送信。蒋福,去往街上雇乘小轿回来。
          〔蒋福应下。
王三巧 官人雇轿何用?
罗 德 送娘子归家探病。
王三马 爹娘有病理当前去探望,怎奈官人刚到家中,妾身怎
        好离开。
罗 德 为人子女孝梯为本。娘于尽管回去,家中自有晴云暖
          雪服侍与我。
          〔蒋福上。
蒋 福 启禀相公,将轿雇妥。
罗 德 娘于快快起身。
王三巧(犹豫地)这……
罗 德(冷冷地)去吧!
王三巧 晴云暖雪好好服侍你家爷爷。(转对罗德)妾身告辞
          了!(下)
罗 德(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蒋福,随你奶奶去至王家,将
        此信交与王员外,叫他自拆自看。
蒋 福 遵命(下)
罗 德 晴云暖雪!
晴云
暖雪 爷爷!
罗 德 我不在家中,可有亲友来往?
暖 雪 有。
晴 云 对暖雪(忙示意)没有!
罗 德 何人与你奶奶做伴?
暖 雪(脱口而出)有……
晴 云(忙接)有她和我。
罗 德 哼!你二人体得丢眉送目,不说实话就打折你们踝
          骨!(抄皮鞭)
晴 云
暖 雪(忙跪)爷爷且莫动手,我们说,我们说!
晴 云(唱)尊声爷爷且停手,
暖 雪(唱)细听奴婢说根由。
晴 云(唱)自那年爷爷贸易远处走,
暖 雪(唱)我奶奶紧闭门户不下楼。
晴 云(唱)曾记得那一年腊月二十九,
暖 雪(唱)有一个卖翠花的薛老框。
晴 云(唱)与人家为争价不住地斗口,
暖 雪(唱)我奶奶从中解劝唤她上楼。
晴 云(唱)买了几朵翠花打发她走,
暖 雪(唱)次日复返又回头。
晴 云(唱)从此后她常常陪着奶奶宿(读川则5)
暖 雪(唱)自初春进府来住到深秋。
晴 云(唱)七月七她提酒与奶奶做寿,
暖 雪(唱)她二人喝了个酷配大醉晃晃悠悠。
晴 云(唱)撵我们离卧房赏赐美酒,
l拄ti(唱)薛婆子暗把男于领上楼。
时 云(唱)想必是我们奶奶被引诱,
l度 古(唱)只因为一念之差把人丢。
晴 云(唱)那男子掏出银于堵住我们的口,
降 雪(唱)户那日来去匆匆不知害羞。
明 云 卜g)临分别悲切切令人难受,
暖 雪(唱)他们二人脸贴着脸,头顶着头,泪珠儿交流。
晴 云(唱)珍珠衫有八成落在那个人的手,
暖 雪(唱)我二人全然说透一句未留。
罗 德 罗家出此丑闻,实实令人羞愧!晴云暖雪,这有纹银.
        百两赠与你二人,另找个人家去吧。
晴云
暖雪 谢爷爷!(接银欲走)
岁 德 转来。且记家卫不可外扬。
晴 云
暖 雪 奴婢遵命。
          C分下。
          〔二幕闭。
              第四场 被休
        〔王员外府。
        〔王员外、王夫人上。
王员外(念)婿贤女孝人称颂,
王夫人(念)安居乐业享太平。
        〔幕内声:“小姐回门!”
          〔王三巧上,罗福随上。
王三巧 参拜爹娘!
王员外 女儿来了,快快落坐。
王夫人 儿呀,你丈夫出外经商,家中无人,为何此时归宁?
王三巧 听说二老身患重病,女儿前来探望。
王员外(惊疑)我二老壮壮实实、何曾患病,这是何人咒骂与
          我?
王夫人 是哇!
王三巧 这……
蒋 福 员外,我家官人有书信一封,请员外自拆自看。(递过
          书信)老奴告辞了!(下)
王员外(拆念)贱人不彩犯“匕处”,被休回门莫怨夫。内中
        情由难吐露,但问王氏自心服。珍珠汗衫在何处?衫
        在情在撤休书。
          c众惊。
王员外 你做下什么不彩之事、为何被休回家门!
王三巧 这……
王夫人 体书含糊其词,这倒底是何缘故?
王三巧 这……
王员外 那珍珠汗衫现在何处,你倒是说呀,你倒是讲呀!
        〔王三巧无言对答。
王夫人 员外你不必着急,珍珠衫乃是罗家传家之宝,女儿焉
        能不晓。此衫放在何处,容她慢慢想来。(示意王员
          外先去歇息)
王员外(无奈)唉!
        [王员外、王夫人下。
王三巧(心绪烦乱、震惊不已)呀!
          (唱)听说追问珍珠衫,
              犹如同,生丝锁住我的心肺肝。
              这一针刺在了奴家的心病,
              面红过耳汗珠儿钻。
              我只说赠与陈商做纪念,
              哪想到事露成祸端。
              唉!恨我当初欠检点,
              结交薛婆引来麻烦。
              那一夜她引陈商人宅院,
              我醒酒之后如在巫山。
              彼时间不敢张扬心惊颤,
              也只好求全面矣图乐贪欢。
              我失身落水难以上岸,
            分别时赠宝衫情意绵绵。
              至如今丈夫追问此衫下落,
              我纵有千张口也难遮瞒。
            这一桩机密事因何露破绽,
              一定是晴云暖雪口不严。
            被丈夫休回家门丢尽脸面,
            愧对我的爹娘与祖先。
            铸成大错后悔晚,
            倒不如一死洗去羞惭!
            拜罢爹娘悬梁自尽…·,·(悬梁)
        [王员外、王夫人上,见状大惊、忙向前解救。
王夫人 女儿醒来!
王三巧(唱)羞愧难当寻归宿,
            猛听爹娘高声呼。(醒来)
        (哭)爹娘听……
        (唱)我满腹辛酸向谁诉,
            伏在娘身放声哭!
王夫人 女儿不必如此,你且住在家中,迟几日你丈夫必然回
        心转意,再送你回去也就是了。员外你看如何?
王员外(无奈)唉,只好如此!
王三巧(难过地)爹娘啊—…·
          〔众下。
        (二幕闭。
第五场 提亲
        〔二幕外。
          二吕婆上。
吕 婆(数板)枣阳县里我有名,
              专为男女系红绳。
              舌尖嘴巧是本领,
              吃香喝辣受奉承。
              今日受托聘美女。
              王员外府中走一程。(圆场)
        〔二幕启:王员外府。
        二王员外、王夫人上。
吕 经 参见员外大人。
王员外 吕婆来了,快快坐下。
吕 婆 谢坐。
王夫人 吕妈妈你到此何事2
吕 婆 我来打听一下,三巧可与岁官人和好?
王员外 我也曾去过罗家,他毫无反悔之意。
吕 婆 既然如此,我就给三巧另找个人家,员外夫人意下如
        何?
王夫人 不知是哪家男子?
吕 婆 员外夫人听了!
        (唱)南京有一位吴进士,
            广东赴任过枣阳。
            恰巧住在吕家店,
            整日里手不释卷念文章。
            只生得仪表堂堂富贵相,
            到中年孤身一人甚凄凉。
            三巧如今无依傍,
            他二人正好配成双。
        员外夫人意下如何?
王夫人 此人倒也遂心如意,待我说与女儿知晓。
王员外 婚姻大事自有父母做主,此事就算说妥,即刻让吴某
        下聘定亲。
吕 婆 员外爷您真痛唤,我这就去办!
          [分下。
          [二幕闭。
              第六场 船头
          〔二幕外。
        [在喜乐声中吕婆披红挂彩带着迎亲的人走上。
吕 婆(唱)经管鸣、锣鼓敲,
              我为新人架鹊桥。
            ·这桩喜事办得好,
              白花花银子人腰包。(下)
          LM幕启:船头。
          吴杰内声:“登舟去者!”吴杰、王三巧上,船f
          迎上搭跳,众上船。
          二蒋福率二仆人抬箱笼上。
蒋 福 船上哪位听事?
船 快 何事?
蒋 福 往里传禀,夫人陪嫁到。
船 快 稍待。禀老爷,夫人陪嫁到。
吴 杰 把上船来。
          〔蒋福等送箱笼上船。
吴 杰 这是二十两纹银与大家分散。
蒋 福 谢过老爷!(下)
吴 杰 水手开船!
        (唱)坐船舱手擎杯满面生春,
            展二目细留神观看佳人。
            只见她垂着头郁郁闷闷,
            羞答答怯生生整眉闭唇。
            莫不是嫌弃我年岁不称,
            再不然懒随任难舍双亲。
            叹只叹天姿国色被折损,
            她若是转笑容压倒铁裙。
王三巧(唱)满斟酒敬老爷双手奉敬,
            勉强着陪笑脸愁烦在心。
            见箱笼十六个船头放稳,
            感前大重信义以礼待人。
            他虽然休了奴口角严紧,
              果然是真君子情意殷殷。
              男与女生世上当重人品,
              论高低奴比土夫比黄金。
              咳!只因我一念差家风败损,
              难见天难见地愧对夫君。
              奴今生欠率债悔之不尽,
              到来世变犬马再报夫的大恩。
吴 杰 啊,夫人。
王三巧 老爷。
吴 杰 你上得船来愁闷不语,莫非有什么心事不成?
王三巧(唱)妾薄命配贵人哪有愁闷,
            得陪伴老爷身恰似登云。
吴 杰 既无愁闷、为何面带不悦?
王三巧(唱)只怨奴心路窄生性愚蠢,
            我心中挂念着年迈的双亲。
            养女儿实指望身旁孝顺,
            至如今不孝女远别亲人。
            妾为此少言语精神不振,
            多慢怠望老爷恕过妾身!
吴 杰(唱)难得你重孝道为人恭谨,
            不愧是名门女可敬可钦。
        夫人不必为此忧虑,到任以后安置妥当,择日送你归
        宁省亲也就是了。
王三巧 多谢老爷。
吴 杰 夫人请!
          〔二人同下。
        〔幕闭。
第七场 别家
        二陈商家。
          〔陈商、平氏上。
陈 商(念)思念三巧情意重,
平 氏(念)丈夫待我冷如冰。
陈 商 平氏,行囊包裹可与我准备整齐?
平 氏 俱已备好。官人,你回家未住几日,为何又要出外。
陈 商 枣阳有要紧之事,我明日即刻启程。
平 氏 稍迟几日,帮我把家务料理完毕再走如何?
陈 商 休要多嘴,快去歇息。
          L平氏无奈进帐安歇。
        L陈商脱衣,见汗衫思绪万端,起更。
陈 商 咳!
        (唱)听说楼打一更心中焦燥,
            翻过来复过去睡不安牢。
            思想起有情人王氏三巧,
            沉鱼貌落雁容身段苗条c
            又温柔又典雅说话带笑,
            那一派风流体分外妖烧。
        L平氏悄悄出帐窥视。
陈 商(唱川高分别赠宝衫做为记表,
            送下楼情绵绵泪水涛涛。
            嘱咐我早回返破涕为笑,
            莫使她孤单单苦度良宵。
            见其物思其人魂牵梦绕,
            恨不能生双翅重会多娇。(睡)
          [起三更。
平 氏:(唱)听锡楼打三更半轮月照,
            静悄悄夜深沉丈夫睡着。
            慢抬身坐床上暗中思考,
            丈夫他待奴家情意太薄。
            他看着珍珠衫点头含笑,
            转眼间叹吁吁愁上眉梢。
            这汗衫何处来难猜难晓,
            一定是在外边暗结多娇。
            将此衫赠与他做为记表,
            见此物思旧情为此心焦。
            想到此忙下床托灯观照……(捧起汗衫)
            果然是稀世之宝闪露光毫。
        这是一件宝衣,不知他从何而得。我想此物定出在官
        宦人家,决不轻易传人。倘若他得的是不义之财,日
        后必有灾祸。不如将它藏起,以绝后患。(人帐)
          〔起五更。
陈 商(起身,不见珍珠衫大惊)啊,我的汗衫哪里去了!娘
        子快快醒来!
平 氏(醒)丈夫为何惊慌?
陈 商 我的珍珠汗衫哪里去了?
平 氏 你放在何处?
陈 商 床头所放。
平 氏 为妻先睡,丈夫早起,我哪里知晓。
陈 商 一定是被你藏起。
平 氏 你若不信,钥匙在此,任你去找。
陈 商 拿来!(开箱搜查不见)哎呀,岂不坑煞人也!
平 氏 区区一件汗衫何至如此。
陈 商 快取我的包裹前来。
        〔平氏取包裹递与陈商。
平 氏 丈夫今日出外,几时回来?
陈 商 我死在外面也不回来了!(下)
          〔平氏叹气下。
        〔二幕闭。
              第八场 探夫
        [吕家店房。
        [二幕外。
        [陈商步履踉跄地上。
陈 商 一昌)船行中途遭劫抢,
            满舱货物一扫光。
              惊吓成疾投故友,
              死里逃生到枣阳。
          吕店东!
          [吕大成上。
吕大成 哟,这不是陈先生吗,为何这般狼狈?
陈 商 船行中途,遭强盗打劫,将我的财物俱已抢去。
吕大成 这是怎么说的!
陈 商 吕兄,惜我两件衣服,我去到王三巧哪里,她自然会
        周济与我。
吕大成 陈先生你别提王三马了,她已被罗德休回家门,如今
        又改嫁吴杰,到广东去了。
陈 商(惊)怎么说……(晕厥)
吕大成(忙搀扶)陈先生你这是怎么了?
陈 商 我惊吓成疾,有劳仁兄派人往我家中送上一信,叫我
        妻平氏速来枣阳看我……(哭)
吕大成 陈先生你别难过,信我找人去送,你先到客房歇息
          吧。
陈 商 咳!三巧呀·。…·(下)
        C二幕启:车快推平氏急上,陈旺、陈妻随上。
陈 旺 启禀夫人,来此已是悦来客店。
平 氏 快快上前问话。
陈 旺 里面哪位在?
          〔吕大成上。
吕大成 你们哪来的?
陈 旺 我们主母平氏前来探望陈大官人。
吕大成 咳!你们来晚了一步,他昨日死了!
平 氏(大惊)哎呀不好!
          (唱)闻听此言魂飞天外,
              周身冰凉难忍悲哀。
              扒到灵前哭夫主,
              哭了声夫哇大哇,你再不能回来……
              自从你数月前别家出外,
              不辞劳苦为钱财。
              为妻我惦念你风吹日晒,
              又怕你中途路患病遭灾,
              不料想船舱被劫把你吓坏,
              你命丧他乡扔了骨骸。
            夫哇夫哇,把你病中思家讲一讲,
              被劫的惊怕也说个明白。
            我呼唤亲人亲人不在,
            从此后人间地下长久分开。
              我的夫哇!
            抛下我人地两生无计可奈,
            诸般的事情靠谁安排?
吕大成 陈大娘子别哭了,保重身体要紧。
平 氏 我初到此地人地两生,尚望吕兄多加关照。
吕大成 陈先生久住小店,我们交情甚厚,理当效劳。
平 氏 我要借兄之地停放棺枢,择个吉日扶陵归葬。
吕大成 好说好说。(转身对内喊)家里的!
          [吕婆上。
吕 婆 当家的,叫我有什么事?
吕大成 这是陈大娘子,处处多加照应。
吕 婆 哎。大娘子,一路劳乏,先到后面歇着去吧。
平 氏 罢了夫哇!
          〔平氏、吕大成、吕婆下。
陈 妻 我说当家的,往后咱们可怎么办哪?
陈 旺 如今主人一死,跟个寡妇也没什么好处。我看倒不如
        给她来个“卷包会”,找个僻静之地过个安德日子。
陈 妻 好是好,就是难对天地良心。
陈 旺 心眼儿不歪难以发财。今晚上咱就下手!
陈 妻 听你的!
          〔二人鬼鬼祟祟走下。
          〔起更。陈旺、陈喜携带包裹潜逃。
平 氏(内喊)哎呀不好!(急、上)吕兄快来!
          〔吕大成、吕婆上。
吕大成 大娘子何事惊慌?
平 氏 我哪房门大开,所带财物俱已被盗。
吕大成(惊疑)你哪两个仆人呢?
平 氏 不知去向。
吕 婆 哼,准是他俩心怀鬼胎,据带财物逃跑了。
平 氏 这便如何是好!
吕大成 待我前去报官。厂名下)
吕 婆 大娘子,你稳住心,坐下叙话。
          〔二人归坐。
吕 婆 以后的事情你有何打算?
平 氏 如今我钱财被盗一空,有家难归,还有何主意呀……
          (难过)
吕 婆 事已至此难过也没有用。我倒有几句话,说了,周不
        )司的你可别见怪。
平 氏 嫂嫂有话请讲。
吕 婆 如今你身落异乡,有家难归,倒不如在此地找个人
        家,由他出资把你丈大埋葬也就算了。
平 氏(沉吟片刻)这…,··我为葬夫卖身,难免招人耻笑。
吕 婆 不能这么说,钓用亡夫一片深情,称得上是个贤德媳
          妇。
平 氏 此事就请嫂嫂做主。
吕 举 事有凑巧,本城有家富户名叫蒋兴哥,也曾托我为他
        寻找一位夫人,我看你们到是挺般配的。你要愿意我
          就去给你说说。
平 氏 如此向劳嫂嫂!正是:被迫卖身把夭葬。
吕 婆 只待佳音做新娘。
          [分下。
          〔二幕闭。
第九场 洞房
          〔二幕外。
        〔在喜乐声中,吕婆披红挂彩车迎亲的人走上。
吕 婆(唱)东家走,西家行,
            累得腰酸腿又疼。
            到罗家三言二语就说定,
            今日里就拜堂大功告成。
            月下老人得登门向我学本领,
              《西厢记》中的小红娘管我称祖宗。
          [众下。
        〔二幕启:洞房。
          [罗德执彩绸引平氏上。
罗 德(掀盖头)好一位清秀的娘子!
        (唱)红烛高照明灿灿,
            细观娘子美容颜。
            只见她发似乌云眉似初月,
            二目如香把秋水含。
            面似芙蓉娇艳艳,
            生成的姿色何用把脂粉添。
            坐一旁不亢不卑不腼腆,
            定是个良家女有德有贤。
            可叹她,正当华年丧夫主,
            红颜薄命令人怜。
                娘子呀——
              咱二人虽然是半路结亲眷,
              千里姻缘一线牵,
              从此后莫论富贵与贫贱,
              同甘苦共患难偕老到百年。
  一千 氏(唱)听官人一席话意在劝勉,
              对奴家亲切切不弃不嫌。
              含深情飘飘拜与夫把礼见,
              妾身我少见识望夫海涵。
罗 德 娘子不必过谦,从今以后全仗你治家理财,助我一臂
        之力。愚夫多多拜托了。
平 氏 妾身自当唯命是从,不负重托。
罗 德(从宝区中取出金锭珠凤)这是金级珠凤,赠与娘子略
          表寸心。
平 氏(接过宝物,转身打开包裹)妾身也有一物,请夫君收
        藏。(递过珍珠衫)
罗 德《接衫大惊)珍珠衫?
不 氏 怎么,夫君认识此物?
罗 德 此衫你是从何而得?
平 氏 说来令人羞愧,亡夫出外贸易带来此衫,我见他整日
        望衫兴叹,思绪万端,恐其来路不明,招来大祸,故
        而趁他熟睡将衫藏起,妾身一直带在身边。
罗 德 你亡夫可是徽州陈商?
平 氏 正是。难道夫君与他相识?
多 德 哎呀娘子!我前委王三巧品行不端,她与陈商有私,将
        我传家之宝珍珠衫赠与陈商做为表记,我在苏外1贸易
        与陈商结识,偶见此衫得知真情,回得家来将王氏体出
        家门。如今,陈商病故,我与娘于结为百年之好,此
        衫完壁归赵,正所谓,世间之事无奇不有!
平 氏(惊诧不已)呀!
        (唱)听此言恍然大悟明真象,
            人世间竟有这奇事一桩。
            恨陈商生邪念行为放荡,
            诱惑人家良门妇女堕泥塘。
            你为寻故人中途把命丧,
            你的妻被迫易嫁家毁人亡。
            看起来为人不该存妄想,
            当讲道德与天良。
              拈花惹草一时乐,
            铸成恶果遭祸殃。
            莫以为鬼鬼祟祟无人晓,
              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
              露水夫妻难长久,
              饭菜还是自家的香。
        官人,以往之事今后莫再提起。
岁 德 哪是自然。(玩笑地)娘子,你可要以前委为戒欧;
平 氏 官人取笑了。
罗 德 天气不早,安歇了吧。
平 氏 官人请!
            C二人下。
          〔二幕闭。
              第十场 重逢
          〔二幕外。
          〔罗德上。
岁 德(念)别妻离家到合浦.
           贩运珠宝待价沽。(对内呼)宋店东!
          〔宋店东上。
宋店东 罗先生,你回来啦.市上珠宝行情如何?
罗 德  价目甚高。你将我寄存珠宝匣子取来,我到市上去卖。
          〔宋店东转身取珠宝匣,偷取一颗珠子。
宋店东 给您拿来了。
罗 德(打开看)啊!怎么少了一颗珠子?
宋店东 原封没动怎么会少呢。您别记错了吧!
罗 德 我寄存之时数得清清楚楚焉能记差,定是你从中做祟。                
宋店东 你不要诬赖好人!
罗 德 你还我的珠子!
        〔二。人争执,罗德拉宋店东衣袖,宋店东躲闪失足跃
            死)
罗 德(惊呼)店东,店东!
        〔宋成急上。
宋 成 我爹怎么了?
罗 德 他偷了我的珍珠.我要他把还,不幸跌倒身亡。
宋 成 啊!一定是你打死的!
罗 德 分明是跌死的。
宋 成 伙计们,快把我爹抬走。姓罗的,走,咱们打官司
        去!
罗 德 这是从哪里说起!
        [宋成扯罗德下。
        〔上二伙计抬宋尸体下。
        CM幕启:官衙内宅。
          [、”环引王三巧上。
王三巧(念)喜今日荣华富贵,抛开了往日所为。
        [内声:“老爷回府!”
          [王三巧起身出迎。
          [吴杰上。
吴 杰(念)善观颜色辩真伪,明察秋毫分是非。
王三巧 老爷回来了,请坐。
吴 杰 有坐。
          [”/环献茶。
王三马 老爷今日为何退堂迟晚?
吴 杰 夫人非知,今有襄阳府枣阳县罗德,为一颗珍珠与店东
        宋老争吵,那宋老突然倒地而死,其子宋成控告罗德
        行凶杀人,此案一时难以审清问明,将罗德押监收
        禁,故而方才退堂。
王三巧(一惊)枣阳县罗德……
吴 杰 正是。
王三巧 他以何为业,多大岁数?
吴 杰 乃是个珠宝商人,今年二十余岁。
王三巧(惊异地)哦!
          (唱)襄阳府枣阳县名叫罗德,
             一定是奴的前夫名叫蒋兴哥。
              他怎么到这里遭此横祸,
              可怜他正青春这个样的命薄。
              奴不彩败门风丑名难躲,
              我哪好心的夫哇口角严积了大德。
              临上船送来箱笼一十六个,
              有皮裘与绸缎还有统罗。
              似这等热心肠护庇于我,
              羞死奴悔死奴良心受责。
              他犯下人命案非同小可,
              我只得思良计救他命活。
              想到此犯踌躇心急似火,
              又不知人情话儿从打那儿说。
              茶呆呆意沉沉无计少策……
吴 杰 啊夫人,为何提起罗德你面带愁容,莫非你与他有什
          么瓜葛不成?
王三巧 老爷!
          (唱)若问瓜葛我们二人有瓜葛,
              那罗德果然住在枣阳县,
              他本是妾身的——
吴 杰 什么人?
王三巧(唱)同胞哥哥。
吴 杰 你二人并非同姓,怎么称起同胞兄妹?
王三马 老爷非知,我兄自幼过继舅家改为舅姓,他果真是我
          同胞兄长。
吴 杰 原来如此。
王三巧 老爷,看在妾身份上.对我兄就该多多关照。
吴 杰(作惊)哎呀夫人呀!此案人命关天非同小可.下官实
        实无能为力!
王三巧(搭调)我哪好心的老爷呀!
        (唱)屈膝跪地悲悲切切,
            拉住了施袖尊了声老爷。·
            老爷呀,恳求你开恩多多怜恤,
            莫叫我们王家把香烟绝。
            倘若是老爷开了杀戒,
            我落个见死不救恩断义绝。
            老爷看妾多多的看妾,
            救了他如同救了我的妈与爹。
            苦苦哀求老爷谅解,
吴 杰(唱)一句活惹风波后悔不迭。
        (忙搀扶王三巧)夫人,我与你开了一个玩笑,你何必
        如此当真。
王三马 老爷,你可吓了妾身一跳哪!
吴 杰 夫人放心,此案下官自当竭力周旋。
王三巧 我兄妹分别多年,老爷可否容我们见上一面?
吴 杰 那有何难。家院来见!
          〔家院上。
吴 杰 将罗德提到二堂,我要问话。
家 院 遵命!(下)
王三巧 老爷,我家兄长为人谨慎,一向安分守已.决不会无
          故伤人。
吴 杰 下官也曾命人到店房察勘,宋老身上井无伤痕,怎奈
        其子不依不饶,怎样结案尚有一番周折。
王二马 老爷,要身素有耳闻,那宋成乃酒色之徙,他只不过
        想借其父之死敲诈,多断与他些银两也就是了。
吴 杰 答我三思。
          〔家院上。
家 院 罗德带到。
吴 杰 夫人暂且回避。
王三巧 是。(下)
吴 杰 带罗德来见。
          L罗德上。
罗 德 小民罗德叩见大人。
吴 杰 罗德,你哪里人氏?
罗 德 裹阳府枣阳县。
吴 杰 你可有同胞姐妹?
罗 德 我本独生,并无兄弟姐妹。
吴 杰(促怒)嗯……莫非你怕连累家人,不肯实说。
罗 德j。人不敢。
吴 杰 我来问你,可认识王氏三巧?
罗 德(诧异)王三巧…,她怎么会来到这里?
吴 杰(笑)稍时见面你就会明白。丫环快来!
          L丫环上。
丫 环 参见老爷。
吴 杰 请你家夫人出堂。
丫 环 请夫人出堂!
          (王三巧急上。
王三巧(念)往事悔不尽,含羞见故人。
          〔王三巧与罗德碰面。
王三巧   哎呀且住,此人正是前夫罗德。罢了,夫!
   (同)
罗 德    哎呀且住,看她象是前妻三巧。罢了,妻!
吴 杰(怒)嘟!你们二人相见,一个喊夫,一个叫妻,并非是
        同胞兄妹,其中定有别情,要你们说出真情实话!
        〔王三巧、罗德同时跪地。
王三巧(唱)悲悲泣泣不成声,
            老爷容我禀实情。
            我二人井非是一奶同胞亲兄妹,
            罗德二字乃是别名。
吴 杰 他到底是哪个?
王正巧(唱)他呀……
吴 杰 讲!
王三巧(唱)他本是奴家的前夫本姓蒋,
            我二人家髦夫妻一往深情。
吴 杰 你们既是恩爱夫妻,因何你别夫另嫁?
王三巧 这个……
吴 杰 什么?
        〔王三巧示意家院”I“环在场。吴杰把他们打发下去。
吴 杰 快讲!
王三巧(唱)真情难诉心乱跳,
            如若不说老爷难容。
              说呀说了吧,讲呀讲了吧,
            羞愧难当脸通红。
              老爷要问从前的事,
            真叫我难以出口如在梦中。
              只为我忘却家规不知自重,
              久而久风流韵事透了风。
            我的丈夫不好明言送我归宁。
              暗写休书断绝恩情。
              因此改嫁把老爷来侍奉,
              我二人,比目鱼儿各西东。
            临上船十六个箱笼就是他送,
            一件件衣物寄深情。
              他待我有德妾身我不正,
              论做事妾可人恨他可人疼。
              罗德异乡误伤人命,
              事关重大罪难容。
              若是按律把罪定,
            唯恐抵命受极刑。
              老爷开恩了此诉讼,
            从轻发落放他转回家中,妾我领情,
            我的老爷呀……
            连连叩头泪如泉涌,
吴 杰(唱)道清原委自当宽容。
        你二人快快起来。以往之事不再提它。明日早堂我从
        轻发落,断罗德出银百两,为宋老披麻带孝送往坟荣
          也就是了。
罗 德 多谢老爷。
吴 杰 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06-2021 中国评剧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39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