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评剧《打狗劝夫》鑫艳玲唱词

2015-11-2 05:54| 发布者: 玉霜| 查看: 2378| 评论: 0

摘要: 评剧《打狗劝夫》鑫艳玲唱词
评剧《打狗劝夫》鑫艳玲唱词
打狗劝夫 劝弟
张氏:呀,连芳他低头跪草堂,只见他又羞又愧又是心慌。今天他家贪了人命大事,他才来找哥哥把他帮。趁机会教训他往事来讲,叫一声孩子他的叔哇你且莫要着忙。嫂嫂我想起当初事以往,好像是妇道见短太平常。我一十九岁赵门过,遭不幸公爹下世婆母身亡。二弟那时在年幼,你九岁念书奔学堂。至秋凉先做棉衣我怕你冷,你那单夹的衣嫂嫂勤洗又勤浆。身子软弱常有病,你的哥哥他披星戴月求药方。我们夫妻千辛万苦把你来抚养,哪知道你不念待你的情长。来到了腊月二十四,我们家中眼看断了下锅粮,你的哥哥他万般无奈去求你,竟能忍心你粒米不帮。借不借的嫂嫂我不恼,你好不该反把布袋扔出了墙。不看你的哥哥当看嫂嫂我,你想一想嫂嫂待你何等心肠。老的少的全不看,你只顾找你的狐朋狗友饮酒将。休怪嫂嫂揭了你的短,看起来你真正是丧尽了天良。我劝罢一个又一个,劝丈夫是为了教训无义的赵连芳。二弟他一定知道认错,你何不趁夜晚就去把他帮。哎,丈夫哇,你不看二弟看弟妹,你想一想弟妹待咱们何等心肠,若不是弟妹把我们救,居家冻饿实难抗,你想想人家酒,你再看看人家菜,你想想人家银子再看看人家粮。吃饱了不可忘了饿,好了疤瘌不要忘了疮。有恩不报非君子,你不该忘恩负义狠了心肠。也不知我说的对也不对,可要你前思后想拿个主张。
 

评剧《打狗劝夫》鑫艳玲唱词    
 老唱片

张氏:(头段)嫂嫂我想起当初事以往,好像是妇道见短太平常。我一十九岁赵门过,遭不幸公爹下世婆母身亡。二弟那时在年幼,九岁念书奔学堂。至秋凉做上棉衣我怕你冷,你那单夹的衣嫂嫂勤洗又勤浆。身子软弱常有病,你的哥哥他披星戴月求药方。我们夫妻千辛万苦把你抚养,哪知道你不念待你的情长。来到了腊月二十四,我们家中眼看断了下锅粮,你的哥哥他万般无奈去求你,竟能忍心粒米不帮。借不借的嫂嫂我不恼,你好不该反把布袋扔出了墙。不看你的哥哥当看嫂嫂我,你想一想嫂嫂待你何等心肠,老的少的全不看,你只顾找你的狐朋狗友饮酒浆,休怪嫂嫂我揭了你的短,看起来你真正是丧尽了天良。
(二段)劝罢一个又一个,劝丈夫是为了教训那无义的赵连芳。二弟他一定知道认错,你何不趁夜晚就去把他帮。你不看二弟看弟妹,你想一想弟妹待咱们何等心肠,要不是弟妹把咱们救,居家冻饿实难抗,想想人家酒,看看人家菜,想想人家银子你看看人家粮。吃饱了不可忘了饿,好了疤瘌不要忘了疮。有恩不报非君子,你不该忘恩负义狠了心肠。也不知我说的对与不对,可要你前思后想拿个主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评剧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39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