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大型现代评剧《绿色恋歌》全剧唱词

2016-3-1 05:31| 发布者: 玉霜| 查看: 1430| 评论: 0

摘要: 大型现代评剧《绿色恋歌》北 京 凌 空 评 剧 团 总 监 制:孙绍洲、刘建国 艺术 总监:李忆霞 编 剧:孙季侬(执笔) 刘建国 改 编:刘敏庚 导 ...
第一场------第六场

大型现代评剧《绿色恋歌》
北京凌空评剧团                
第一场
(合唱):鞭炮噼啪过大年,锣鼓锵锵笑声喧。
          五湖四海迎新岁,神州更上一重天。
[1-1]
【时间:当代。春节前夕
【地点:吴家、郭家、丁家的居住地
【吴婶在做饭,一手的面。
丁老师买东西回来,两手都提着包儿。
郭在择菜,抱着菜篮子。
三  人(唱):   村前村后锣鼓响。 幸福和谐又一年。
                除夕饺子辞旧岁,  儿女归来共团圆。 
【电话铃声骤然大响,不是一部电话,而是三部电话:吴家、郭家、丁家的电话都响了,有座机,有手机。
他们用各种办法腾出一只手来接电话。
【在舞台的另一个光区,相继出现打来电话的三个青年:丁志勇、春燕和良子
【打电话的唱用半说半唱的形式。
三青年(唱): 喂,喂,喂,妈!
丁老师(唱):志勇!      丁志勇(唱): 妈妈!
郭  婶(唱):春燕哪!    郭春燕(唱): 是我呀!
吴  婶(唱):良子啊      吴小良(唱): 妈。
三个人(唱):大过年的咋还不回家?
吴小良(唱):我接了个新活儿非常重要,关系重大。
郭春燕(唱):我去果园拿材料,尽快早到家。
丁志勇(唱):单位有点新情况,您自己先包饺子吧。
三个人(唱):哎呦,哎呦,这是咋、咋、咋?
                大过年的还忙个啥!
郭春燕(唱):老妈呀,      
您看看志勇哥回来了吗?
要是回来让志勇哥接电话。
两青年(唱):妈, 您看看春燕回来了吗?
要是回来让她、让她听电话。
【三个婶子聚在一起
丁  吴(唱):春燕、春燕回来了没有,     
要是回来让她听电话。
郭  婶(唱):春燕她也在电话里。她还没回到家。 
【吴婶一把夺过话机
吴  婶(唱):良子哎, 春燕在电话里,电话就在我的手中拿,
儿子你有话你快讲,由妈来传达。
吴小良:春燕。
吴  婶(学舌)春燕。
吴小良:姐姐。
吴  婶:(学舌)姐姐。
郭春燕:这是咋了,你是谁啊?
吴  婶:我是良子,春燕姐,多日不见我很想你,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从县里调回来啦。从今后我就能跟你在一起啦,我就能天天的看见你啦。我给你带了礼物,是一条纱巾,上面有999朵玫瑰花,真的,999朵玫瑰花。
【丁老师夺过了电话
丁老师:志勇啊,春燕就在电话里,电话在妈手里,你有啥事妈能不能给你传达?
丁志勇:妈,您告诉春燕,多日不见我很想她
丁老师: 春燕,多日不见,志勇很想念你
吴  婶:(背白)跟我儿子的词儿一样啊。
丁志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调动工作了,离你们果园更近了,从今后我就能跟你天天在一起啦,我就能天天的看见你啦。
吴  婶:这词儿也一样。
丁志勇:我给你带了礼物,一条纱巾上有999朵玫瑰花,
丁老师:他给你带了礼物,一条纱巾上有999朵玫瑰花,
吴  婶:[惊]啊?!
丁志勇:真的,999朵玫瑰花。
春  燕:天哪!又一个999、
吴  婶:[焦急、担心]我的妈呀,一千九百九十八!
丁志勇:春燕,万一我回不去,就到果园看你!
吴  婶:[夺过电话]喂,春燕,良子说,要是你不回来见不到你,他什么都不干,燕子,回来先到吴婶家来啊。
【电话都挂上了。
伴  唱: 一千九百九十八!哎呀那个玫瑰花!
一家女儿两家求。又愁又急仨老妈。
【三人有些尴尬,互相看着,笑
丁老师:他郭婶儿,你家过年的饺子是啥馅儿?
郭  婶:当然是春燕最爱吃的馅儿,韭菜三鲜。你家哪?
丁老师:三鲜韭菜。
吴  婶:[较劲]哪三鲜?
丁老师:韭菜、鸡蛋、海米!
吴  婶:我们家的三鲜是——
(唱):我做的是精致肉馅富强面的粉
在放上香油和葱花
野鸡脖儿的韭菜、柴鸡蛋,
        大连的海参和对虾,
        那个大活对虾活蹦乱跳
噼啦啪啦乱打架呀
大对虾一斤那就约仨!!
就等那小燕子你快回来
        你看我做的饺子香不香、香不香
郭  婶:包饺子去啦
 [1-2]
[舞]     两方硕大的红纱巾,
满台火红的玫瑰花。
伴  唱:    红玫瑰、红玫瑰――――
爱情的象征啊,幸福的潮水,
刹时间把我的心重重包围。
郭春燕(唱):两方红纱巾、千朵红玫瑰
情真意切,难却难推。
志勇哥,志向高远,令人敬佩
献身林业,风雨难摧。
我和他情投意合无怨无悔,
若能同走人生路,幸福终身相伴随。
良子弟呀,
聪明能干知难不退,
一身的好手艺有口皆碑。
善体贴,解人意,柔情如水,
昔日的小弟弟也成须眉。
两方红纱巾,同样珍贵。
这真诚的情感啊,
扣打着我的心扉•••••••
【郭婶端上了饺子
郭  婶:燕子。
【春燕仍在幸福的思绪中
郭  婶:燕子
郭春燕:妈。
郭  婶:快吃饺子吧,
郭春燕:这么多饺子啊。
郭  婶:三家的饺子都上了,还能不多, 
郭春燕:啊?!
郭  婶:这是咱家的、这是良子家的、这是志勇家的、都是你爱吃的韭菜三鲜!
【春燕笑,吃。
郭  婶:你猜哪家的最香?
郭春燕:当然是妈包的最香
郭  婶:不说咱家,这两样
郭春燕:那――――志勇哥家的香。
郭  婶:那小良子家的不香?
郭春燕:也香。您说哪?
郭  婶:要是我说啊,就是哪良子家的最香!
郭春燕:我知道您心里想的是什么。良子会哄人儿!把您给哄美了是不是?
郭  婶:中了,快吃吧
【丁老师来了。
丁老师:燕子,你志勇哥来电话了,春节肯定是不能回家过了,我想去看看他,你去不去?
郭春燕:去啊,当然去。啥时候走?
丁老师:急不如快啊。
郭春燕:现在就走?
丁老师:有个熟人的顺路车,就在路边等着哪。
郭春燕:走,走,把饺子给志勇带上!
丁老师:都装好了,
郭春燕:那咱们就走吧
【吴婶来了。
吴  婶:春燕,这是上哪儿啊?
郭春燕:看志勇哥去。
吴  婶:啊?良子说,他跟你约好了,今天晚上好好聊聊哪,
郭春燕:丁老师说,志勇春节不能回来过了,正好有顺路车,我陪丁老师一起去看看他。您跟良子说一声,我们走了。
【春燕和丁老师走了
吴  婶:嗨,燕子、燕子、燕子
吴老贵:回去吧。
吴  婶:她郭婶儿!这是怎么啦?说好了三十晚上春燕到我家,
        这怎么杀出个志勇他妈,拉走春燕打乱了我的全部计划
        你怎么也不―――
      (唱):拦一拦来呀,拉一拉?!
郭  婶:春燕要去,拦不住啊
吴  婶(唱):要说是春燕定了就跟志勇好,
             我们就决不能把人家的庙来扒。
             眼下是春燕她飞着,还没有落下,
             我这棵梧桐树就可能是他的家。
吴  婶:我说老姐姐,咱们要是成了亲家,那多好,你说是聊天儿,晚上没事,嚓、嚓、嚓,抵拉一条龙,搰(hu)了,都不分彼此
(唱):咱们老姐俩配合多么默契
他婶子儿呀,我的姐姐呀,我说春燕的妈,
             咱们俩的联盟啊,不能够塌下。
             你说过喜欢我们良子懂事、能干、善良,
仁义厚道孝敬爹和妈。
             良子春燕本是天生的一对儿,
             我的老姐姐你我咱们是铁打的好亲家!
郭  婶:她吴婶子,要打我心里说啊,我真是喜欢你家良子。可是,春燕心里最后咋定,我可做不了她的主呀。
吴  婶:你听我说
吴老贵:(半天不说话,这时候冒出话来)要我说,春燕肯定落在。。。。。。
郭  婶:落在哪儿?
吴老贵:就,就落在―――咱们家。
吴  婶:你能这么肯定?又想骗酒喝吧。
吴老贵:酒,当然是想喝了。告诉你,我说春燕落在咱们家,不是胡说,因为我知道一个秘密!丁志勇的秘密!这个秘密一说出来,春燕准得彻底跟丁  志勇翻车!
吴  婶:什么秘密?
吴老贵:不能白告诉你吧。
吴  婶:一瓶儿小“牛二”。
吴老贵:两瓶!
吴  婶:好两瓶就两瓶,说吧。
吴老贵:三瓶行不行?
吴  婶:你得寸进尺啊,一瓶都没有,你也得给我说!
【吴婶追打吴老贵,郭婶看着笑。
【吴老贵认输了。
吴老贵: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郭婶也凑了过来。
吴老贵:我听林业局的一个朋友说,丁志勇啊,走了大不该走的一步错棋。。。。。。。。(神秘的低语)
吴  婶:啊?!。。。。。。真的?!
吴老贵:千真万确!
郭  婶:那刚才丁老师带春燕去看丁志勇,那就肯定得上林场了?
吴老贵:对!
吴  婶:一上林场,丁志勇的秘密就包不住了啊。春燕知道了志勇的秘密,那
吴老贵:可就有好戏看!
【良子上
吴小良:爸,妈,你们干什么哪?
吴  婶:哎哟我的儿子,你干什么去了?
吴小良:镇上要做一个大型宣传牌,找我谈想法,顺便,我又买了点东西——
吴  婶:买什么了?
吴老贵:给我买酒去了吧?啊?
吴  婶:去,你就知道酒!儿子,告诉妈,是不是给春燕买礼物去了?
吴小良:妈您太聪明了,今天晚上不是大年三十吗,春燕不是来咱们家吗。我买了条项链儿送给她。
吴  婶:好,项链儿好,现在都实行送项链儿,知道为什么吗?套在媳妇儿脖子上,她就跑不了啦!
吴小良:妈,您真俗!
吴  婶:话糙理不糙!去上林场!
吴小良:上林场?干什么去?
吴  婶:情况有变!过来,听妈告诉你。。。。。。。快去
                                     [压光]
第二场
[2-1]
[良子骑摩托上
吴小良(唱): 风驰电掣,上林场。
              小摩托,嘟嘟嘟,歌声高扬。
              听娘说志勇哥干上了护林队
              春燕她知道后肯定心伤。
              我不会趁人之危生拽硬抢,
              只是要对春燕表明心肠。
              表心意的金项链我亲手给她戴上,
              我的心能否飞进她火热的胸膛?
 【后面有摩托声,有人喊:“良子——“
【秋兰骑摩托上。
秋  兰:良子,是我。拍片子搞摄影的秋兰!
【二人下了车。
吴小良:李秋兰,嗨,你让我搞的多方位展示架,我已经把图纸送到区里去了!
秋  兰:我就是在区里看了图纸,才来找你的,我到你家里去了,说你上林场了,我就追来了。
吴小良:怎么?我的设计不行?
秋  兰:你的设计太棒了,那个多方位的转换非常聪明!造型也奇特!你这个小木匠呀有很强的现代意识。我来呀,是想让你看看我拍的片子,那样,你制作展示架的时候,会更有灵感。
吴小良:好啊,在哪儿看?
秋  兰:你不是去林场吗?到那儿去看吧,片子都在我的笔记本电脑里。
吴小良:走!
【上车
秋  兰:嗨,说了半天,这大过年的你上林场干什么去啊?
吴小良:这个,保密。
【二人骑摩托下。   
 
[2-2]
【林场
丁志勇(唱):情寄绿海,志在霄汉。
【丁志勇上
丁志勇(唱):森林卫士 英姿勃勃
似猛虎 赛蛟龙
心高志远  豪气冲天。
【三个蒙面人上,扛着盗伐的工具等
丁志勇(唱):树林中可疑身影忽隐忽现
             分明是盗伐的歹徒毁林毁山
             正气凛然一声喝断!
             住手!站住!
             跟我去见森林公安!
【三“歹徒”扑向丁志勇。
【丁志勇迎战,开打。
【丁志勇打翻三“歹徒”。
【三“歹徒”扯下了面具。
护林队员甲:志勇哥,你这招“剪子腿”太厉害了!
护林队员乙:这是演习,要是真跟歹徒干,志勇哥就使他的绝招儿了。
丁志勇:什么绝招儿?
三护林队员:(用河北方言)“撞死人的一羊头”!
【笑。
丁志勇(唱):护林队搞演习实战实练,
战友们一个个精神焕发、理得心安。
逢佳节谁不想亲人团聚
逢佳节谁不想举杯庆团圆
更何况我们这些青年男子汉
谁不想会女友觅知音心心相爱话语缠绵
同志们!
森林卫士责任比天大,日夜守护在前沿
为了着千年圣土绿色屏障。
洒青春装点这锦绣河山。
争当优秀的森林卫士,让北山大森林
为首都营造着绿色空间
丁志勇:接下来我们要演习灭火,由我出情况,大家注意安全!
护林队员:是
【丁老师和春燕上
郭春燕(唱):丁老师说去看志勇,
             为什么不去局里,却进山林?
进林场只听得哨音阵阵,
丁老师(唱):志勇他刚进队就开始了打拼。
郭春燕(唱):树林中闪动着矫健的身影,
             我耳边听到了熟悉的语声。
             这指挥的人分明是志勇!
丁老师:是,就是志勇!
郭春燕: 丁老师,志勇怎么会在这里?
丁老师:你说呢?
郭春燕(唱):难道他已经调入护林队中?
 【警报声
丁志勇:3号地区发现火点。查风向
队  员:北风
丁志勇:从东面进入
队  员:是
郭春燕(唱):在林场目睹了演习的情况,
             顿时间我的心 
怅怅惘惘、惊惊惶惶。
虽然是没有真火焰——
丁老师(唱): 却像是面对火焰万丈。
郭春燕(唱):倘若面前是真的火,
             志勇他也会冲火海、
丁老师(唱):穿火墙、
郭春燕(唱):出生入死、
丁老师(唱):勇往直前
郭春燕(唱):为了他钟爱的绿色事业,
二  人(唱):蹈火赴汤。
丁老师(唱):有这样的好儿子,值得骄傲
郭春燕(唱):有这样的好男友,倍感荣光
丁老师(唱):我心里却为他担惊害怕,
             不敢想——
郭春燕(唱):不敢想真有险情,
二  人(唱):他流血受伤!!!
郭春燕(唱):不敢想,烧伤病人那模样
丁老师(唱):不敢想,亲人伤痛心创伤
郭春燕:丁老师
丁老师:春燕啊 
(唱):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何带你到林场
郭春燕(唱):您是想让我劝志勇,改弦更张?
丁老师:对不然的话,我会为他白天黑夜的提心吊胆,孩子你更会这样!     
【幕后传来丁志勇的喊声:演习结束,收队!
【春燕和丁老师拉着手,朝丁志勇的方向走去
 【丁志勇跑了过来
丁志勇:妈!春燕!你们怎么来了,
郭春燕:怎么没想到吧
丁志勇:燕子
郭春燕:先吃饺子吧
丁志勇(唱):母亲和春燕突然出现,
看演习,见识了护林员的危险万端
她们的眼神里没有怒和怨,
             她们的言语中饱含着暖和甜。
             我知道她们有千言万语,
             一旦倾泻我招架也难。
             也许我不应该先斩后奏,
先检讨、再沟通,
度过这一关! 
郭春燕:吃饺子吧
丁老师:志勇,趁热快来吃吧
丁志勇(唱):饺子好吃,不好咽。
妈妈,春燕。
             别怪我调动工作未跟你们商谈。
             都只为――
郭春燕(唱):都只为融身绿海是你心愿,
             都只为维护屏障要上高端。
             都只为护林排险英雄虎胆,
             都只为男儿大志鹰翅云帆。
             这些个毛毛雨你也曾下过几遍,
             真调动你却包得严而又严。
             看起来你的人生路,打算一个人儿走?!
    不需要呵护疼爱、
             不需要伴侣并肩?!
丁志勇(唱):护林队员,多风险,
             绿色屏障,翠玉一般。
             大道理中也有那真情感,
             亲情,爱情,也在其间!!!
丁老师(白):孩子
(唱):咱们生活在改革开放的新纪元
大道理不要对妈来谈,
             别等到三个月的试用期满,
调转船头才是必然
别让妈朝朝暮暮把儿惦念
离开护林队,回到局机关。
丁志勇:妈

[2-3]
众人喊:良子哥快走哇
吴小良:志勇哥!春燕!丁老师!
丁志勇:良子,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吴小良:春燕来看你,我来看春燕!路上遇上了秋兰,要让我看她拍的片子,所以就进了林子,到了你的屋子!春燕,等会儿我有话单独跟你说,可以吗?
郭春燕:当然可以呀。
秋  兰:好了,可以看了。
 【良子拉春燕和自己坐在了一起
【丁老师和丁志勇坐在了一起。
秋  兰:女士们,先生们。情况是这样的——
吴小良(唱):县里要搞成就展,
             秋兰受命拍图片。
秋  兰(唱):良子设计展示版,
             构思巧妙不一般。
丁志勇:妈,您不该带春燕来!搞得我好被动.
丁老师:我必须带她来。
[秋兰用电脑放照片,照片出现在天幕上。
秋  兰(唱):(放牛栏山二锅头照片) 这一帧
大  家(唱):  咱们的骄傲小“牛二”,
秋  兰(唱):(放机场照片) 这一帧
大  家(唱):  国际机场每天起落无数航班
秋  兰(唱):这一帧
大  家:是个人,这是谁?嗨,这不是良子哥吗?
秋  兰(唱):新一代小木匠倾心现代化
             报名上的是外语班!        
[大家鼓掌
秋  兰:(用英语)吴先生,我的片子拍得合格吗?
吴小良:(用英语)非常好,不过,你过早暴露了我学习外语的秘密。你是怎么拍的我上课的照片?我没看见你啊。
秋  兰:(用英语,亲昵地)我随时都在你身边!
吴小良:(有些不解,英语)随时都在我身边?
秋  兰:(英语)是!
[2-4]
[三个表演区
丁志勇和丁老师在一起
春燕和良子在一起
秋兰单独在摆弄她的器材。
郭春燕:一年不见,你的变化真大。
吴小良:不敢不大。
郭春燕:是吗?
吴小良:你不是一直说我小吗?春燕,志勇哥很多地方都比我强,我也很敬重他,不过,我还是想跟你说,我很喜欢你。你可以不回答我,你心里有我就行了。
郭春燕:你真的长大了。
吴小良:燕姐,我买了一件东西,想送给你,又不敢
郭春燕:什么东西啊,我看看。
丁志勇:你
吴小良:这就是我想送给你的,你、你喜欢不喜欢
【大家看着春燕,春燕踌躇再三,心绪复杂地说——
郭春燕:喜欢!
丁志勇:你
丁老师:来,我帮你戴上!
丁志勇:妈!
 【秋兰拉过良子,用英语对良子悄悄地说:“我爱你!”
【良子顿时愣住了。
(伴唱):一条项链,把思绪搅乱, 
         一条项链,把五味瓶打翻。
         他的心里,酸甜苦辣。
         我的心里,苦辣酸甜••••••       [压光]
第三场
[3-1]
【阳春三月。 果园。桃花似火。
【春燕望着满园桃花,凝神静思。
郭春燕(唱):三月里桃花红似火
时光飞快如穿梭。
曾几时,我瞒珊学步走不稳,
眨眼间长成了人见人夸的小天鹅。
人常说姑娘心里藏着小秘密好儿个,
我燕子心里只装着一个志勇哥。
志勇哥坚强果敢心肠热,
待人真诚有钢铁般性格。
与他相爱,精神有着落,
与他相伴,心儿有依托。
相爱相伴情难舍,并非事事都融合。
我爱他的人担心他的工作,
皆因为森林防火风险多。
曾让他试用期满就调工作
转眼已过三月多,
今日里我与他在此约会
               再一次跟他把心里的话儿说。
               这良子送的项链儿,我是摘还是戴?
【春燕抚摸着颈上的项链,思考着犹疑着
       [白]戴!
(唱):丁志勇你的心胸啊,是长江大海,还是沟渠小河?   
【秋兰提摄影器材上。
秋  兰:燕子!
[春燕转身看秋兰,秋兰按动了快门。
秋  兰:好,美极了
郭春燕:秋兰,你来拍我们桃园了?
秋  兰:这儿花美,人更美,我怎么能不来啊?
[二人笑
秋  兰:除了拍片儿,还有一件事求你!
郭春燕:求我?
秋  兰:你跟良子住邻居,对吧?
郭春燕:是啊
秋 兰:我这儿有一封重要的信,你要亲手交给他。
郭春燕:你们不是天天见面吗?有什么事情不能说,还要写信?
秋  兰:怎么说呢?嗯•••••这件事,写信能表达的更充分。
郭春燕:该不是情书吧?
秋  兰:随你怎么想吧!
【幕后丁志勇喊:“春燕!”
秋  兰:志勇来找你了。我得走了。
郭春燕:放心,我一定亲手交给他
【秋兰下,丁志勇上。 
丁志勇:春燕。
【丁志勇敏感地看到了春燕脖子上仍然挂着良子送的项链儿。
郭春燕:志勇哥,那天在林场咱们不是说好了,你要在试用期满之前,离开                           护林队,回到局机关吗?你的手续办得怎么样了?
丁志勇:手续,已经办好了。
郭春燕:(大出所料)啊?真的?
丁志勇:当然是真的。
郭春燕:你可别骗我。
丁志勇:(话里有话)志勇从来不骗人!
郭春燕:那什么时候回局机关?
丁志勇:回什么局机关,我办的手续是:试用期满到护林队正式上班!
郭春燕:丁志勇!你——
(唱):答应了的事情,为什么不办?
              再一次自作主张,逆风行船。
              你为什么不征求亲人的意见
              难道你甘心夺走妈妈静谧的晚年?
丁志勇(唱):你问我答应的事情为什么不办,
              我问你到底脚踩几只船?
              跟我约会居然戴着别人送的项链。
              你打的什么主意,趁早说穿!
郭春燕(唱):良子弟送项链我并未说接受,
              阴错阳差,你的妈妈为我把项链戴在胸间。
              那一刻禁不住流下热泪,
              丁老师给我的是信任也是最后选择权。
              有这样的好长辈我倍感温暖,
              期待着一个家,幸福平安。
              我知道你性格执扭,有了主意难改变。
              我理解你志趣早在森林公安。
              你不该隐瞒亲人独行独断,
              难道说我和丁老师的感受不值得一谈?
              难道说我们的担心惹你讨厌?
              难道说啊,
              你可以一个人把人生路走完!
丁志勇(唱):说什么隐瞒亲人独行独断,
              若商量要等到马月驴年!
              你要是真的理解我的志向,
              摘下那项链,戴上这耳环!
郭春燕(唱):春燕不想把你骗!
丁志勇:难道,你心里没有我了?
郭春燕(唱):是你把别人的心哪——扔在了一边!
丁志勇(唱):但愿你不是找借口!
郭春燕:你说什么?!
丁志勇:(白)找借口——
       (唱):找借口!!!
               掩饰你说了不算,掩饰你情感不专。
               掩饰你另有所爱,去投奔另一条船!!!
郭春燕:(气氛之极)你——
        (唱):既然如此,那就再见!
丁志勇:   [悲、接唱]     再见!
春燕:     [咽、接唱]     再见!
二人同:   [厉声、接唱]   再见!!!
                我跟你,无话可谈。
【春燕跑下
【丁志勇有些茫然。
【气氛音乐。
[伴唱]        她走了,心空了!
              红红的桃花顿时间惨白一片,
              绿绿的青草变成了扎心的刀尖。                      
【四周一片寂静。
【一片寂静中,丁志勇的手机响了起来
【丁志勇用“免提”接电话,观众能听见手机里的声音。

丁志勇:我是丁志勇。什么3号林发现了林木被盗伐,命令全力搜捕。好,我马上归队!                     
【丁志勇急下
【一直在一边偷听偷看的吴老贵出来了。吴老贵看着丁志勇的背影,诡秘地一笑。
                                         
                      
                        第四场
吴老贵(唱):人要是走运哪,拦可就拦不住,
              出门儿就拣了一个酒葫芦。
              春燕、志勇“拜拜”分了手哇, 
(夹白,像唱小曲儿)哈哈,哈哈,呵呵哈哈。。。。
各奔自己的路。哎嗨
吴  婶:(上,看吴老贵边走边扭)看把你给美的,吃了菠萝蜜啦?
吴老贵:我又得到一个消息,要是告诉你,你也得吃了菠萝蜜!
吴  婶:什么消息?快告诉我,快点
吴老贵(唱):这独家的新闻,我不能轻易说出!
【春燕情绪激动地匆匆跑了回来。
吴  婶:燕子——
【春燕谁也没有理睬,直接的就进了自己家的屋子。
【春燕进了屋,扑在自己的床上就痛哭。郭婶见状手足无措。
郭  婶:燕子,燕子,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你倒是说啊!
【春燕只是哭
【外面
吴  婶:嗨,说实话,你那个独家新闻,是不是燕子跟丁志勇吹了?
吴老贵:不能轻易说!
吴  婶:你是找不自在!
【吴婶抓住吴老贵猛掐。
吴老贵:哎哟,我说,我说,
吴  婶:说。
吴老贵:是,绝对吹了,话都说绝了!都“永远不交谈”啦!
吴  婶:你去,赶紧的把良子叫回家来。
吴老贵:找良子回来干什么?÷
吴  婶:让你去你就去!有急事
吴老贵:好,我这就去,不能白去吧?仨小牛二。
吴  婶:我给你六个——[举拳头,吴老贵逃跑了。]
【吴婶想了想,就去敲郭家的门
【春燕还在哭,郭婶劝不住
【吴婶推开门,冲郭婶招手,把郭婶叫了出来
吴  婶:郭姐,燕子怎么样了
郭  婶:春燕不知道怎么了,进门就哭。问她为啥她就是不说,真急死人了。
吴  婶:别急,是好事!
郭  婶:好事?
吴  婶:春燕,跟丁志勇,吹了!
郭  婶:真的?
吴  婶:千真万确。
       (唱)燕子她聪明伶俐真有眼光,
说志勇工作危险及早提防。
最好是调换工作离开林场,
才能够防止意外保障安康。
偏遇上志勇天生又倔又犟,
燕子她苦口良言心像清风过耳旁。
现如今他们二人分道扬镳散了伙,
你和我的心事不再渺茫。
只要是我们小良子再加一把火,
咱们俩这个铁亲家,
就“OK”、“齐活”
“里个儿隆冬锵”啦!
郭  婶:对呀!对呀!哎呀,对呀!
吴  婶:别老对对对的,下一步怎么办?
郭  婶:我们家燕子起小就喜欢那红衣裳,你叫小良子
郭  婶(唱):燕子他从小穿衣就有偏爱,
              红袄红裤红彩带人称小红孩。
              小良子回家你再把任务交待,
              快到商店挑件红袄买回来。
              又喜庆又大方让燕子感到意外,
              方显得小良子厚道实在那叫一个乖。
吴  婶:太好了,我在让小良子把我们家小楼重新装修,装成那欧式的,我让老贵儿找良子去了,等良子一回来咱们就办!
【吴老贵上手里拎着酒瓶,醉态。
吴  婶:嗨,我让你干什么去了?
吴老贵:找,找小牛二!不,找小良子。咱们儿子。
吴  婶:儿子哪?
吴老贵:儿子啊,我找着了。
吴  婶:那怎么不把他叫回来,我等他有急事,知道吗?
吴老贵:你听我说,有多大的急事,良子他也不跟我回来。
(唱):小良子眼下是重任在肩,
他不肯犯家庭观念抽空往家蹿。
我横说竖说、直说弯说、
粗说细说、好说歹说,
这个臭良子他就是不听调遣!
梗着脖子还端着个肩。
(夹白)到后来达成了妥协办法,
吴  婶:什么办法?
吴老贵(唱):他的事情我不管,
孝敬我两瓶儿二锅头、正宗的牛栏山!
吴老贵:还给我买了一包儿花生豆儿,就这么着,我吃着喝着就回来了!
吴  婶:你!
吴  婶: (忍住气,反讥地)你这事办得挺利索啊。
吴老贵:(醉态、得意)较比地灵活! [念“较比”不要念“比较”]
吴  婶: (越听越气)你是够灵活的?! (边说边抄起身边铁锹)我叫你灵活?!      我今天叫你的胳膊腿儿,都灵活够喽!
[【追打吴老贵。
吴老贵: (边跑边嚷)他郭娘,快帮我拦住他呀
郭  婶:算啦算啦。(拦住吴婶,对吴老贵)老贵兄弟,我看你真该打!
吴老贵:咦?他郭娘,您这是咋话说呢?
郭婶:老贵兄弟,别的不说了,赶紧的把良子找回来。我跟你    说,春燕跟丁   志勇不是吹了吗?让良子回来“安慰”、“安慰”春燕哪!明白吗?
吴老贵: (仍有醉态)那,我去安慰不行吗?
郭  婶:嗨,那一样吗?!
吴  婶:我看你是让那猫尿灌得不说人话了,我给你醒醒酒儿!
【吴婶揪住吴老贵,把一大壶水朝他的头上浇。
吴老贵:嗨,挺好的酒怎么给我洗头啊?嗨,挺好的酒,别糟践喽,嗨——
【吴老贵终于醒酒了
吴老贵:呵!呵!行啦。
吴  婶:明白过来了?
吴老贵:明白了。
吴  婶:赶紧的把儿子叫回来!
吴老贵:非叫他干什么?他挺忙的!
郭  婶:合着刚才我都白说了?
吴老贵:您再说一遍。
郭  婶:春燕跟丁志勇不是吹了吗?让良子回来“安慰”、“安慰”春燕哪!明白吗?
吴老贵:(恍然)明白。明白。嗨,要是早跟我说明白了,还有办不成的事情吗?
【吴老贵急急忙忙的走了。 
【郭娘猛的看见丁老师回来了
郭  婶:还有件事。
吴  婶:什么事?
郭  婶:丁老师那儿——
吴  婶:丁老师怎么了?
郭  婶:春燕和志勇吹了,她不一定知道,我看,咱们是不是跟她说说,也“安慰”、“安慰”她。
吴  婶:我看,很有必要!你跟他谈谈。
郭  婶:毕竟是我闺女跟人家儿子吹了,我怎么说啊?
吴  婶:你就说,你就说啊••••••(耳语)哎哟,她回来了。
我先回避回避。你要好好说啊。
【吴婶欲下,被郭娘拉住
郭  婶:还是一起说吧。
吴  婶:我绝对相信你的实力
【丁老师上
郭  婶:丁老师回来了。
丁老师:啊,给志勇买了点东西。
【丁老师欲进屋,吴婶叫住
郭  婶:丁老师!
丁老师:她郭婶有事吗?
郭  婶:有点事,她吴婶子你快出来吧
吴  婶:知道了  
(唱):我那受人尊敬的,知疼知热,爱讲道理的丁老师回来了,
               古人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婚,
               可我的话您务必要仔细思忖。
               谁不知春燕和志勇从小就要好,
               从青梅竹马到处朋友情意很深。
郭  婶(唱): 天下事不可能一帆风顺,
   眼下他俩的爱情就起了风云。
春燕她嫌弃志勇工作有危险,
  每时每刻都为他悬着那一颗心。
郭  婶(白):再想想… … 
郭  婶(唱):你家志勇性格刚烈又倔又硬。
我家春燕争强好胜也不是省油灯。
这两人要成婚可真是硬碰硬,
免不了鸡吵鹅斗日子难消停。
燕子她回家来心中悲痛,
倒在床上抱头痛哭。
问她老也不吱声
原来是她跟志勇分了手,
我倒想婚姻事不能强扭。
让他们好聚好散各奔西东。
丁老师啊,我真心的希望你呀能往开处想,
让志勇他选一个温柔体贴孝顺贤惠,年轻貌美,漂漂亮亮的大姑娘,建立一个好家庭。
吴  婶(唱):丁老师您一向慈善为本,
             满肚子的墨水不是一般人。
             恳求您宽宏大量及早松把手,
             让志勇放弃燕子另娶高门。
丁老师:志勇和燕子分手了。
郭  婶:对分手了
丁老师:儿女亲事呀,按老话说得看缘分,按新话说要情投意合,志趣相投,要有意气用事的成分,说开了还会好的。
郭  婶:是啊,是啊,不过哪,
丁老师:不过什么呢
吴  婶:丁老师
(唱):他郭娘说小良子做女婿符合标准,
        皆因为小良子他爱燕子爱的丢了魂
再说我儿性格好,绵软温顺,
见春燕象见女皇,又怕又尊。
只要是燕子说句话,好像仙女下凡尘
春燕让他往东走,他不敢往西奔,
春燕让他站着,他就不敢蹲。
一软一硬的性格,绝对没矛盾,
结婚后呀,小两日婚后日子旺得就象火烧云。
吴、郭(二人合唱):我们姐俩不掖不藏话已说尽,
盼望您发慈悲成全这对年轻人。
丁老师: 他郭婶、他吴婶,你们姐俩的心思,我都明白了,可我的想法也想和你们说说。
郭  婶:丁老师有话尽管说。
丁老师:那好吧
(唱):儿女们终身大事不宜插手,
  包办婚姻的年月一去不回头。
  小良子人聪明,热情憨厚,
  希望他和心上人携手度春秋。
  志勇春燕处朋友相爱已久,
  能否圆满走下去有他们的自由、
  年轻人闹矛盾世间常有,
  戒武断要疏导顺水推舟。
   青春之歌爱情伴奏,
   那结局不尽相同有喜有忧。
   天下母亲都盼儿女能圆爱情梦,
   可有句至理名言切勿脑后丢。
   瓜甜果香不可强扭,
   美满姻缘不能强求。
   你们那番话重情失理有些荒谬,
   劝你们换脑筋跟上这时代潮流。
郭  婶:丁老师说得对,说得对。燕子跟志勇吹了,是她自己做的主,我绝对不干预。
丁老师:不干预不等于不管!志勇跟燕子分手,我就一定要问个清楚!
吴  婶:我明白丁老师的意思,不干预,但是可以参谋参谋,是吧?
【摩托车声,
【良子戴头盔急上
吴小良:妈,家里出什么事了,风风火火的非让我回来!
吴  婶:哎哟儿子,你可回来了。大事,大事。
【吴婶把良子拉到了一边。
【丁老师见状长长的叹了口气,进了自己的家。
【吴婶更来神儿了
吴  婶:他郭娘,你来啊!你说,你跟良子说!
郭  婶:叫你回来啊,是因为,燕子——
吴小良:燕子姐怎么了?
郭  婶:燕子她——
【春燕站在了门口
郭春燕:良子,你来,我有话跟你说!
【良子、郭娘、吴婶都愣住了。
【春燕说完就进屋了。
【良子一步一步的朝春燕家走去。
【他后面,吴婶、郭娘简直是有些手舞足蹈了。
【吴婶学着良子的样子:“耶!”                       
第五场
【春燕的房间内
吴小良:春燕姐,你怎么了,眼睛都哭肿了。
郭春燕:我和志勇哥,分手了!
吴小良:为什么?还是为了他的工作?
【春燕摇了摇头。
郭春燕:不全是。跟他分手,还为了这个!
【春燕摘下了项链儿。
吴小良:我送的项链儿?(有些慌了)我送项链儿,只是表示一种、一种心情,一种愿望。一种我也说不请的东西,要是你跟志勇因为这个分手,我要去跟志勇哥解释清楚,我愿意你幸福,不管是跟我好,还是跟志勇哥好,真的,我——

【郭家屋里
郭春燕:良子。
   (唱):和志勇分手后,我怅惘悲痛,
           心里的话不说出来,会把我憋疯。
           志勇他太不懂得把人尊重,
           无论是朋友还是母亲。
           他想干护林队把工作调动,
           不商量不通气儿一意孤行。
           我表示了一些不同意见,
           他却是胡思乱想不理不听。
           到头来抓住了这条“项链儿”,
           指责我感情不专心里有别人。
           我不懂啊,真的不懂,
为什么他突然变得不能理解、不能沟通?!
良子弟弟啊,
感情的事啊,你还不懂!
吴小良:啊?我••••••
郭春燕(唱):我正在苦涩里,你却在甜蜜中。
吴小良:春燕姐,你难过,我也很难过,你苦涩,我也苦涩!
郭春燕:你这个小傻孩儿啊。
     (唱):我的苦涩也许酝酿着甜蜜,
             你的甜蜜可不要视而不见、随便乱扔。
             你不见秋兰用她的芳心为你摄影?
             这里有她给你的信一封!
吴小良:信?秋兰给我的?
郭春燕:她让我亲手交给你!
【春燕递,良子接。
郭春燕:拿回去看。好好的看。
吴小良:可是春燕姐。。。。。
郭春燕:先去看秋兰的信吧,小傻孩儿。
吴小良:可是你?
郭春燕:姐会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的。
【良子退出春燕的房间,看信。
【秋兰出现在他的想象中。
秋  兰:良子,你好!这封信也许让你感到突然,但是我坚信,不会让你感到奇怪,良子,
       (唱):你我相识,时间虽短,
               却像是老友重逢,相交多年。
               展示版的设计中,你显示才干,
               想法新、思路广、新潮领先。
               每当和你在一起,我就有新灵感,
               拍出的片子啊,创意超凡。
               我感到和你有说不完的话,
               我愿永远和你在一起,月月年年
秋  兰:非常非常爱你的——秋兰!
吴小良:(情深,喃喃地)秋兰。。。。。。。

【郭家门外
【良子拿着信出来了
【吴婶和郭娘拉住了他
吴  婶:怎么样?
吴小良:什么怎么样?
郭  婶:燕子怎么说?
吴小良:什么怎么说?
吴  婶:是不是说跟你好了?
吴小良: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知道什么呀!
【良子挣开他们,拿着信要走.
【丁老师挣扎着出了自己的家.一个踉跄,良子赶紧扶住了她.
吴小良:丁老师,您怎么了,不舒服了吗?
丁老师:(声音很轻,但是很有分量)志勇出事了!
【众人惊
丁老师:良子,用你的摩托车,送我到区医院去,好吗?
吴小良:好!
【良子跑下
丁老师:……他吴婶,他郭娘,你们先不要跟春燕说,行吗?
吴  婶:行,行.
郭  婶:行,行.
【良子拎着两个头盔跑来,递给丁老师戴个.
吴小良:丁老师,走吧.
【丁老师和良子急急忙忙的走了.
【事情来得过于突然,郭娘和吴婶有些不知所措.
【吴老贵已经拨通了电话
吴老贵:县医院吗?急诊室吗?麻烦您找李护士长接电话…..喂,我是你老贵叔啊.哪个老贵叔?就是老找你老爸喝酒的老贵叔……我问你,有一个叫丁志勇的在你们那儿急救,你知道吗?......他怎么了?受了重伤?......哦,哦,好,谢谢.
吴  婶:打听到了?
吴老贵:打听到了!
郭  婶:志勇到底怎么了?
吴老贵:志勇被盗伐林木的歹徒打伤了,伤很重,弄不好,得截肢!
吴  婶:啊?
郭  婶:截肢?不就残废了?
吴  婶:哎哟,年轻轻的可惜了,可惜了!
郭  婶:多亏燕子跟他吹了.
吴老贵:可是,瞧良子的样子,燕子并没有说定跟良子好.
郭  婶:你是说?
吴老贵:而今的年轻人哪,今天吹,明天也许就又好了.
吴  婶:可是,志勇眼看就成了残疾了啊.燕子会甘心嫁给一个残废吗?
郭  婶:要不,把志勇的事情跟燕子说喽?
吴  婶:说,说了,燕子就死了心了.可是,这么做是不是太那个了!
郭  婶:是啊,我也不忍心.
吴老贵:我还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把志勇受重伤的事情说了,燕子说不定反而会回到志勇那儿去!
郭  婶:是啊,燕子这孩子,仁义着哪!
吴  婶:那怎么办?
【他们凑在一起商议着……   ……
【切光
【急促的急救车声和摩托车声中,转场.
【医院
【一片忙碌景象,护士急急的从不同的方向走过,医生在匆匆地和护士交待着事情……
【良子搀扶丁老师急上.
【医生.护士长接待他们.
【丁老师在一张单子上签字.
【护士推丁志勇进手术室.
【丁老师和良子在手术车旁和丁志勇见面.
丁志勇:妈,这手表,是春燕送给我的,替我还给她!
丁老师:孩子
【医生护士把丁志勇推进了手术室.
【丁老师拿着手表,悲痛万分,良子搀扶着她
丁老师(唱):手术前退还信物,用心良苦,
              禁不住两行泪夺眶而出,
(夹白)良子啊,这件事情,你帮我来做吧,啊? 
(唱):见了春燕你不用说医院的事,
        你就说丁志勇他,他,他
        他注定终生不娶,一世孤独!
[伴唱]
                  啊----
                  情断肠啊,话也断肠.
                  断肠的情话实堪伤.
                  道是寒哪,却是暖.
                  道是情绝,却绵长. 
【伴唱声中,良子捧过了手表,倒退着离开了丁老师.
【秋兰急上
秋  兰:良子!
吴小良:秋兰!
秋  兰:我刚听说了志勇的事,他怎么样?
吴小良:刚进了手术室。医生说他的腿,恐怕是保不住了!
秋  兰:啊?
吴小良:(再也忍不住了,边哭边说)志勇哥出事之前,跟春燕姐吵了架,吵得很凶。现在,志勇哥眼瞅着要残疾了,就让我把春燕姐送的手表还回去,还嘱咐,不能把受伤残废的事情跟春燕说。
【秋兰也哭了
吴小良:[哭着]吵架归吵架,本来他们是很可能和好的,现在,却要分开了,志勇哥想要自己承担身体的和感情的两重痛苦,可是燕子姐那儿是不能永远瞒着的,一旦燕子姐知道了志勇哥的情况,她,会比任何人都痛苦的啊。
秋  兰:良子,你别哭了,我跟你一起去见燕子姐,好吗?
吴小良:嗯!
【秋兰体贴地为良子戴好了头盔。
【切光。
                           第六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06-2021 中国评剧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39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