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中央领导一起观看评剧《春香传》

2014-7-3 14:44| 发布者: 玉霜| 查看: 1550| 评论: 0

摘要: 中央领导一起观看评剧《春香传》 1955年,马人俊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治安保卫功模大会,时任公安部部长的罗瑞卿在大会上点名表扬了马人俊,这使马人俊感到很光荣,但他没想到更幸福的事情还在后面。当公安部宴请 ...

中央领导一起观看评剧《春香传》

1955年,马人俊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治安保卫功模大会,时任公安部部长的罗瑞卿在大会上点名表扬了马人俊,这使马人俊感到很光荣,但他没想到更幸福的事情还在后面。当公安部宴请出席“功模大会”的代表时,周总理出席了宴会,罗瑞卿不仅向周总理介绍了马人俊的情况,还让他给周总理敬了酒。晚上在中南海怀仁堂,代表们和中央领导一起观看评剧《春香传》



   访"马天民"人物原型马人俊
  上海,东汉阳路上一幢老式工房的501室。狭小客厅的墙上挂着一个硕大的镜框,里面镶着一张时隔久远的电影海报。海报画面简洁明快:右下方一只在那个年代随处可见的双铃马蹄表,中间一名身着洁白警服的青年民警正纯朴憨厚地微笑着,上面5个鲜红醒目的美术字:今天我休息。
  不错,屋子的主人正是电影《今天我休息》中“马天民”的人物原型———现已73岁的马人俊。老人身板硬朗,思维敏捷,向记者说起了半个世纪前的故事。
  1950年10月,还在学校读书的马人俊积极报名要求参军参加抗美援朝。当时,刚刚解放的上海治安复杂,百业待兴。为了加强公安工作,市公安局从中挑选了一批优秀青年充实队伍,就这样,马人俊成了上海公安学校第一期培训班的学员。1952年,他被调配到闸北公安分局芷江庙路派出所当户籍民警。他负责管辖的地区叫淡家湾,这里毗邻旧货市场,人员流动大,居住人员成分复杂,地区治安管理任务相当艰巨。凭着朴素的阶级感情,马人俊在工作岗位上一直默默地为人民服务:路泥泞了,他来铺路;屋子漏了,他来修补;有人病了,他去慰问;就连过路农民的小猪掉进河里,他也跳下去把它救起来。做了无数好事的马人俊最终赢得了居民们的充分信任。在广大居民的积极协助下,马人俊带枪昼夜巡逻在辖区的大街小巷,先后查获了七十多名不法分子,为维护辖区稳定做出了突出贡献。
  “那时要求户籍民警必须经常去街坊弄堂转悠,而且要做到两条,一条叫‘听音知人’,另一条叫‘见人知情’。”
  马人俊介绍说,“对民警的考核很简单,如果有居民来所里办事,所长就把管段民警叫到隔壁房间,让他凭声音报出那位居民的姓名和家庭情况,报得出就通过,报不出那你可就得加油了。”
  1956年9月,公安部授予马人俊“一级英模”光荣称号,他出席了公安部的表彰大会。1959年,当时的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以马人俊为原型,拍摄了电影《今天我休息》,为了表达天天为人民服务的意思,电影中的主人公被取名为“马天民”。电影一经公映,立即红遍全国。从此,“马天民”成了中国模范民警的代名词,马人俊的事迹也为全国千千万万的观众所熟知。
  说起党和国家给予自己的荣誉,沉浸在幸福回忆中的马人俊显得很自豪:“我曾经给周总理敬过酒,陪毛主席看过戏。”
  1955年,马人俊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治安保卫功模大会,时任公安部部长的罗瑞卿在大会上点名表扬了马人俊,这使马人俊感到很光荣,但他没想到更幸福的事情还在后面。当公安部宴请出席“功模大会”的代表时,周总理出席了宴会,罗瑞卿不仅向周总理介绍了马人俊的情况,还让他给周总理敬了酒。晚上在中南海怀仁堂,代表们和中央领导一起观看评剧《春香传》,毛主席坐在第5排,罗瑞卿又特地把坐在25排的马人俊调换到第6排,并把他介绍给毛主席,毛主席亲切地握住了马人俊的手。
  在以后的日子里,马人俊仍然辛勤地工作在公安一线。然而,在“文 革”浩劫中,马人俊被打成了“罗瑞卿树立的黑标兵”,在遭受了多次批斗后,1966年底,他被“逐”出了公安机关,下放到奉贤县“五七”干校劳动,以后又被弄去一家工厂“战高温”,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
  粉碎“四人帮”后,马人俊获得了“解放”。1978年他被调到上海市电器公司任党委组织部长,1988年调任上海成套电器厂党委书记。马人俊虽然离开了公安系统,但他仍时刻以一个老党员、老先进、老民警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是公安机关出来的,绝不能给公安机关丢脸。”这位兢兢业业的老模范此后又多次被评选为上海市优秀党员和区人大代表,直到1996年才光荣退休。
  谈到如何在新时期做一名优秀民警时,马人俊认为,虽然当今的时代变了,形势变了,但人民警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观念不能变:对老百姓要真心,不能只做形式;对工作要真诚,不能弄虚作假;对自己要正直,不能表里不一。
  在马人俊递给记者的名片上,他的单位和职务为:上海市百老德育讲师团讲师。马人俊告诉记者,自2001年开始,他参加了由五百多位老干部、老红军、老劳模、老专家、老教师、老艺术家等组成的百老讲师团,坚持和大家一起经常进学校、下社区、入军营、去工厂、到机关,通过讲述过去那些动人的故事,向青少年进行思想道德教育。复旦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6所高校还定期请老人去学校给学生们讲课,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对如今的马人俊来说,“今天我休息”最好的诠释,依然还是“只要有人需要我,我就不休息”。他本人和那部以他为原型的电影,还在继续影响着后人。
来源: 法制网——法制日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评剧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3931号-1